她们的写作,值得被牢记被仰望

2019-11-21 18:44:38 改字资讯 admin

在18-19世纪,当女性写作风起云涌的时候,大量的女性作家坐在客厅里,突然拿起笔,描绘着理想的生活蓝图,想象着外面壮丽的自由世界。不幸的是,同样的作品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同样的荣耀:今天,一些名字(简·奥斯汀、勃朗特姐妹和乔治·艾略特)已经成为经典,并被后人反复提及。越来越多的人(夏洛特·史密斯、玛丽·罗宾逊、凯瑟琳·克劳等)。)随着时间的推移,逐渐远离主流文学的关注,成为被遗忘的女性先锋。

雪莱·杜威的《不只是简·奥斯汀》,南京大学出版社

如何评价这些历史遗迹?女学者雪莱·德维塞在她的书《不仅仅是简·奥斯汀》中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视角。作为奥斯汀的粉丝,杜威经常有这样一个困惑:当时的女性写作仅限于奥斯汀吗?为了找到答案,她跳出奥斯汀的写作世界,站在以前的荒地上,向远处望去,看到了另一个不同的风景。300年前,与其说她写了一本英国女作家指南,不如说是给女作家的一次征途之旅。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,传统观念根深蒂固。人们普遍认为,女性很难在智力的深度和广度上与男性竞争。每个想要超越男人的女人都是“生物变异”和“没有必要继续发展”的结果。等待一个女人的命运只不过是观察她的美德,娶一个妻子和抚养孩子。

然而,谈论这个的不仅仅是简·奥斯汀。杜威更加关注写作和女性的命运。书中的七位女作家,有些是奥斯汀的偶像,有些是诗人华兹华斯的崇拜者,有些是爱伦·坡的先驱...显然,这些是一群生活在社会偏见中的女性战士。他们从来没有顺从地服从命运,心甘情愿地呆在客厅和厨房里。相反,他们拿出一支笔来进行不懈的创造。既然生活给了他们反抗的勇气,为什么他们要屈从于现实,放弃最真实的内心体验?这不仅意味着写作,还意味着进入女性无法进入的领域,并与男性作家竞争。这类作品,与华丽空洞的娱乐性阅读风格相反,既不谈论爱情,也不谈论爱情,也不对“装腔作势”或“装腔作势”负责。

以夏洛特·史密斯为例。传统价值观训练她成为“每个撒谎和行为不端的丈夫梦寐以求的好妻子”。在长达20多年的婚姻中,她有12个孩子,陪着负债累累的丈夫进了监狱,逃到了法国。她直到带着孩子离开家才真正独立。夏洛特在小说《埃米琳城堡的孤独女人》中描绘了这样一个理想的女人。面对被宠坏的未婚夫,女主人公埃米琳大胆说出了自己的心声:“我有自己的想法。在我可以通过诚实的劳动来依靠自己的情况下,我的思想永远不会退缩。这比那种人好多了...这会给我带来好处!”当然,拥有现代意识的是夏洛特,而不是埃米琳。人物的言行反映了作家的自我追求。

文学作品除了表达独立之外,还是“传播新思想的媒介”。1790年,法国国庆节的欢呼声唤醒了海伦·玛丽亚·威廉姆斯,一位“温柔、细腻、感人、令人愉快”的女诗人。在见证了法国人的喜悦和“人类的胜利”之后,这位29岁的女孩找到了她余生的创作方向,“此时此刻,只要她拥有最基本的人类情感,她就可以成为世界公民中的一员。”因此,她抛开了自己熟悉的女性写作风格,一个接一个地写下了《法国书信集》,向海峡对岸的英国传达她的喜悦。这部作品“整合了历史记录、新闻报道、情景喜剧和文献资料”,为18世纪女性作家涉足主要政治主题开辟了道路。然而,她同时代的男性作家仍在告诉国家不要被胜利的热情冲昏头脑,要“跟随自然”追求自由。

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七位女作家的杰作,那一定是“反简·奥斯汀的作品”。然而,杜威无意贬低奥斯汀小说的经典地位。相反,她更喜欢用伍尔夫的话来描述包括奥斯汀在内的女性写作先驱。在他们的一生中,他们“走过了渐暗的光和日常的光”,经历了曲折,个性鲜明,最终达到了创作的巅峰。这样的作品不仅值得记住,而且值得一看。(顾莉莉)

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 八大胜 广东11选5下注 上海时时乐

版权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